Stocks are simple. All you do is buy shares in a great business for less than the business is intrinsically worth, with management of the highest integrity and ability. Then you own those shares forever. I will tell you how to become rich. Close the doors.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.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.

April 09, 2008

马克·莫比尔斯:A股已见底 PB值等于1,PE值等于10,PEG等于1

“新兴市场教父”马克·莫比尔斯:A股已见底
2008年04月07日05:07
  我们可以用更便宜价格买股票了
  1986年,当马克·莫比尔斯(Mark Mobius)作为基金管理人首次把钱投向新兴市场时,这些地区还被称之为“欠发达国家”。如今,以“金砖四国”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已创造出了令人炫目的增长奇迹:1987年至1997年间,中国、印度和马来西亚的经济增长超过了118%;而同期美国、英国和日本的经济增长则低于57%。
  在这疯狂的数十年间,马克·莫比尔斯到过泰国的橡胶园,也在中国农村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骑过自行车。1996年,这一富有冒险精神的投资经理与巴菲特、彼得·林奇等并列《纽约时报》“全球十大基金经理”,人称“新兴市场教父”。
  目前,马克任富兰克林坦伯顿基金集团执行副总裁,负责新兴市场研究与投资组合,旗下管理着富兰克林坦伯顿发展中国家基金、GS新兴国家基金、GS亚洲成长基金与GS拉丁美洲基金,资产规模达120亿美金。他在B股以及H股的投资方面均有很深的涉猎。
  2008年四月初,时值全球资产市场风雨飘摇之际,这一闻名遐迩的“新兴市场教父”乘着他的私人喷气式飞机来到北京,就次贷危机、投资准则以及新兴市场机会等问题接受了《上海证券报》专访。
  他看起来精神矍铄,心情大好。“我很高兴。”马克说,“北京的天气晴朗,并且股市正在下跌。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买股票了。”
  次贷影响几何
  记者:您如何看待次贷危机及其对新兴市场的影响?最坏的时期真的已经过去了吗?
  马克:我认为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。尽管可能仍有金融机构因此破产,美国还需花几年的时间使其房产市场恢复正常。
  与美国、欧洲和日本市场经济增长放缓不同,新兴市场近年来增速惊人。与10年前的货币贬值、外汇储备匮乏,通货膨胀严重相比,新兴市场如今外汇储备丰厚,经济增长速度很快,货币不断升值。尽管近期通货膨胀率略有上升,总的来说,我们对这一市场有信心。事实上,次贷危机对新兴市也可能带来正面影响。
  记者:有哪些正面影响呢?
  马克:首先,在贸易方面,过去新兴市场对欧美的依存度很高,现在依存度在逐渐下降。比如亚洲国家对中国的出口额,已超过了美国。在美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,这一依存度有望进一步下降。
  此外,将有更多的资本从新兴市场向发达国家和地区转移。如今,已有印度的塔塔公司收购英国钢铁企业,中国的联想购买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。将来会有更多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向发达国家,从事并购等活动。
  记者:有数据表明今年一季度,新兴市场出现了多年来首次的季度资金净流出。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避险情绪,对新兴市场的资金流动带来何种影响?
  马克:我注意到了这一数据。我认为对于新兴市场而言,不是钱太少,而是太多了。它们过去积累的资本量太多,自身消耗不了,所以转而投入其它国家,以获得更好的回报。
  同时,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储备增加迅速。这就是为什么,越来越多发达国家的资产与公司会被发展中国家收购,并且来自新兴市场的国家主权基金也日益活跃。
  投资比不投资要好
  记者:受次贷危机影响,全球股市步入了一轮调整。而今年一季度,新兴市场的跌幅甚至超过了成熟市场。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,熊市来了吗?投资人该如何应对?
  马克:我们的定义是,若股市下降超过20%,则进入熊市。目前,很多新兴市场的跌幅超过了22%。
  但是,市场总是提前反应。就A股市场来说,目前的市场告诉我们中国经济增速将放缓,即经济速度可能降到10%至7%之间。而即使如此,这一速度依然惊人,不会产生灾难性影响。
  事实上,并没有熊市与牛市在一个时间节点的绝对终结。波动是资本市场的本质,即使没有次贷危机,也会发生转变,比如2000年的网络泡沫。正如每天太阳升起与落下一样,股市波动是非常自然的事。
  另外,没有任何国家能在市场动荡中幸免。尽管总体来看,美国市场近期的波动小于新兴市场,但若关注某一个具体行业,波动依然惊人。我的一位朋友以每股100美元的价格买了贝尔斯登10亿美元的股票,而一夜之后股价就跌至两美元。
  记者:那么,在当前的情况下,投资人该做些什么?是买还是卖,或静观其变?
  马克:在过去的20年中,新兴市场共经历了八次熊市和牛市之间的动荡。其中,牛市比熊市持续的时间要长,牛市里股票上升的幅度也大于熊市下降的幅度。
  如果你不知道明天、下个月或者是明年股市将往那个方向发展,我建议是,投资比不投资要好,因为你进入牛市的机率大于进入熊市
  关于估值水平
  记者:我有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,您会在什么时候买入一个公司的股票?
  马克:首先,当一个公司的净资产小于或等于股价时,即PB值(市净率)接近1时,它一定是被低估的。当然,这一情况不多见。我们还需观察盈利能力。若某一公司的价格为10,每年盈利为1,即PE(市盈率)为10倍时,则比较理想
  再次,公司的盈利能力与盈利增长速度间的比例,即PEG指标,也非常重要。若市盈率等于这一公司的年盈利增长率,即PEG等于1时,比较理想。最后,公司的债务应小于资产。
  如果你们在中国发现了这样一家公司:它的PB值等于1,PE值等于10,PEG等于1,并且负债小于资产,请立即告诉我,我们会重金买入。
  记者:您说的这一理想状况自然非常诱人,但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而言,您认为什么样的估值水平是合理的?
  马克:的确,估值需要动态衡量。比如寡头垄断或是多头垄断的市场,其估值水平自然高于一般市场。假设CCTV要上市,很多人都会竞相购买,因为这一市场是垄断的。
  对于股市来说,关键是对未来的预测,而不是反应现在的情况。所以我们不能单看市盈率指标。中国的经济增速远超美国,所以中国公司的股票要比美国的昂贵。假设中国的GDP按照每年10%的速度增长,那么一个管理较好的公司年增长速度将达20%,即20倍左右PE值是可以接受的。
  记者:您能举例说明,您是如何考察上市公司的吗?
  马克:我刚接到经纪人的一封邮件,有一家迪拜的建筑企业,公司盈利处于上升期,建筑订单源源不断,并且其估值与同类公司相比较低。对于这样公司,需要关注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?建筑公司善于建房子,却普遍不擅于控制成本,导致订单很多仍不赚钱。所以,我们要仔细考察它的订单条款,是固定报价,还是依据未来通胀率调整的成本报价。
  开拓投资新领地
  记者:您如何看待A股市场?
  马克:A股市场反映中国的增长情况。目前,如果不考虑通膨因素,中国的GDP增长率维持在10%左右;如果加入通膨因素,这个数字在20%左右。而市场多年维持20%左右的增速,是不正常的。过去,中国的经济增速过快,不过随着宏观调控,经济增速逐渐放缓,我们认为中国将来经济的增速会从10%下降到7%-8%。这仍是个很不错的速度。
  记者:您认为投资人目前应对A股更有信心,还是应该远离呢?
  马克:我觉得问题主要是在市场本身。首先,对中国投资者来说,可以选择的替代性投资工具有限。其次,中国的储蓄率水平远远高于美国水平。所以当投资者发现股市的赚钱效应远高于银行储蓄时,他们会把钱全部投入到股市中。市场因此容易出现不理性的上涨。但是当前的市场下降,正说明了它正回归理性。
  尽管中国的股市正在下降,但我十分看好中国的经济增长,我对于A股仍有信心。但与A股相比,我更看好H股。因为H股更为便宜。我认为H股10-15倍的市盈率是合理的我们希望在H股市场加大投资。
  记者: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惊人,且货币非常强劲,为什么中国投资者还要去试图来开拓寻找海外市场投资的机会?
  马克:事实上,对于投资人来说,若所有的投资产品都集中在一个市场,是危险的。尽管人民币很强劲,但世界上还有一些货币,过去严重低估,目前升势非常迅猛。中国投资者需要把钱分散到全球不同的国家,从增长与货币两个角度考察,开拓投资新领地。

從1986年開始投資新興市場的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執行副總裁馬克‧莫比爾斯?烳ark Mobius?□蝗順莆?“新興市場教父”。1996年他曾被《紐約時報》評為與巴菲特、彼得‧林奇等並列的“全球十大基金經理”。上周突然從莫斯科飛往北京,高調闡釋對中國資本市場的看法,他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,盡管目前中國股市正在下降,但他仍十分看好,對A股很有信心。
  中國經濟時報:您覺得目前的中國股市是更有魅力還是應該遠離?
  Mark Mobius:股票市場是經濟的晴雨表。最近中國股票市場出現了下跌,預示將來中國經濟的增速會有所放緩。我們認為中國將來經濟的增速會從10%下降到7%-8%。雖然相比過去有所放緩,但這仍是個很不錯的增長速度。我最關心的就是新興市場的的增長性。
  我覺得對中國投資者來說,他們可以選擇的替代性投資工具有限,中國發行的債券和其他金融工具總體數量有限,投資是被抑制的,一旦開發又會很容易造成股市的非理性上漲,但現在市場這種下降正好說明了它已經回到了理性的水平。盡管現在中國的証券市場正在下降,不過我十分看好中國經濟和A股市場,我非常有信心。
  中國經濟時報:您看好中國的哪些行業?
  Mark Mobius:我們對于消費行業非常感興趣,有幾個方面原因:第一,中國人均的收入正在不斷上升;第二,中國居民的儲蓄率非常高;第三,中國人現在越來越習慣使用信用卡,這說明將來會增加更多的消費。比如說像中國的丈夫們非常鬱悶,他們的老婆都會出去刷他們的信用卡買很多東西。我比較關注的領域是這些消費行業,以及和零售相關的行業。
  中國經濟時報:通過這些年投資新興市場的經驗,您覺得政府在股市中的責任是什麼?
  Mark Mobius:我認為政府的職能首先要保証股市是公平的,不存在欺詐和欺騙行為,同時還要保証上市公司的質量,保証上市公司是真正為股東的利益而運作。
  中國經濟時報:當一個市場出現怎樣的狀況才吸引您?
  Mark Mobius:當一個市場出現了30%到50%下跌的時候,很明顯就証明在這個市場當中出現了大量的投資機會,同時也就証明很多股票現在的價值是非常便宜的。一旦發生這樣的情況,我們會對這個市場非常關注。一般說來,我在市場下跌的時候,並沒有感到恐懼,我一般是在市場上漲的時候才會有恐懼,如果市場下跌的話,我會非常高興,會証明我將來會有更多的投資機會,即使市場有一個很大的下降,或者說投資者們都恐慌賣出的時候,我都不會非常在意,也不會恐慌。因為我不在意短期內是否賠錢,長期穩定的收益才是我們的投資目標。
  中國經濟時報:您是按照什麼樣的標准來選股?
  Mark Mobius:我在選股時主要遵循如下四個標准:第一,就是要看價格和盈利之間的比例,也就是看市盈率;第二,要看它的盈利方面的增長速度;第三,我們要非常認真的觀察這個公司的管理層,看是否有管理能力,還要看他們對未來的規劃,他們的管理層對小股東是不是公正和公平;第四,看這個公司的財力,包括它的負債和資產之間的比例關系,他們有沒有能力再擴大他們在市場中的份額。

No comments:

Blog Archive